“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您乘坐中国……”机场的播音小姐还在机械性的重复着千篇一律的登机广播,许念念不停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匆匆路过的行人跟逐渐冷却的卡布奇诺,都在提醒她,手续再不去办理,赶不上飞机,她就迟到了。她叹了一口气,心渐渐下沉,拉起在那已经等待了两个小时的行李箱。

这次公司接的法兰克福展会展板图,她必须要在今日下午,提交到自己老板的手上,而这个大客户,已经连续放了她两天的鸽子,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并且希望永远,都可以不用再见到对方!

“叮叮叮…”手机突然响起,许念念望着上面显示的备注,无奈的叹了口气,“喂?”

“程小姐么?我是顾先生的秘书薇薇安,之前联系过您的。”电话那头又是熟悉的娇声,带着一惯的公式化开头。

许念念无奈道:“我即将准备登机,还有,如果顾先生无意与我公司合作的话,请直接言明,不要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电话那头的薇薇安突然没了声音,在许念念以为她并不准备再说话的时候,她准备挂断。

“许念念,别来无恙。”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许念念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声音她不可能忘记,多少次,他在她耳边唤道:“许念念。”他说话的时候,喜欢略微上扬的唇角以及小小的鼻音,都是无法复制的存在。

“我还有1分钟,到达机场,你在哪个登机口?”又是这样命令语气,多少年后再次听到,也还是那么讨厌。

许念念舔了舔嘴唇,她根本没做好准备,当然她也意识到了,在工作场合遇到了分手多年的前任是多么尴尬并且被动的一件事,至少,得给她一个补妆的时间。

她拿着手机,呆滞的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像个弱智,分开四年,她想过无数种再见他的场景,或许他挽着新人的手,她身旁也有了新的寄托,再见时一声招呼,一个微笑或者擦肩而过,但总归,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彼此。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她将手机从耳边拿下,却在身后听到了他的声音。

许念念闭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转身伸手,“你好,顾先生,我是宏博装饰的设计总监,许念念。”

她望着他,心情十分复杂,他变了很多,若以前算是阳光帅气,现在更多的是成熟男人的稳重与风韵。

许念念想抽回手,顾忘言却用力捏了捏,在她皱眉头的时候,他放开了手,从她身旁掠过,“走吧,登机来不及了。”

“金峰的图纸在你那吧。”顾忘言大步流星向前走,许念念原本还在担心他们两个该怎么开个头,或者一路上应该毫无对话,没想到他下一句就已经进入了工作主题。

“好,等会在飞机上,我先看看。”顾忘言看着手上的腕表,双手插兜,许念念呼出一口气,脑子一团浆糊。

“哈?”许念念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绑带高跟,确实不好穿,但职场上还是需要这些东西的。

“小姐,您的登机牌。”茫然的跟着顾忘言的脚步,完成了登机手续,直到坐到了位置上,她还是有点缓不过神。

换位置?能不跟顾忘言坐在一起简直是幸运!许念念刚准备点头,一下被顾忘言按在原处,只听他彬彬有礼的说道:“对不起,不方便。”

那女孩一看顾忘言的姿势与许念念的表情,便知道两个人大概是情侣闹别扭了,一开始毫无交流,还以为不认识呢,她吐了吐舌头便转身去寻求别人了。

许念念立刻从电脑包里拿出电脑,开机,打开软件,顾忘言暗中看着她的动作,她头发剪短了,没有当初的长发披肩,也开始喷香水了。

“之前贵公司曾经说过,不喜欢将门设置在东侧,所以我稍微改动了一下,你看这样…”许念念说了一会新图纸的概况,没听见顾忘言的回应,回头一看,没想到他一直望着自己。

许念念气结,真不知道这个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现在她想起来与他合作至今的事情,都觉得窝火,转念一想,该不会他知道是自己,所以才这么刁难?

“顾先生,那么你对这次的图纸,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么?”她重新摆出一副敬业的面孔,回头问道。

许念念一怔,想起刚出社会那年,凌晨12点,他们两人一人共吃一碗砂锅面,路灯下,他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说:“许念念,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设计师。”

她嘴里呼着热气,在氤氲缭绕中,望着他单纯的笑意,灿然一笑道:“当然啊!不过我希望那一刻,你还在我身边。”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