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吧12月3日讯 卡拉格今天在《每日电讯报》的专栏中,谈到了维拉对阵曼城比赛中,维拉球迷对格拉利什的嘘声。

我曾以为有一种合适的离开俱乐部的方式。是很受喜欢的球员能从正门离开,但在回到前球迷面前仍然受欢迎的一种方式。直到上星期,如果你问我一种现代的方式,我会提及格拉利什从阿斯顿维拉转会至曼城的这笔转会。

对我来说,格拉利什转会的时间,以及他处理离队的方式都是非常好的。俱乐部高管发布了声明并祝他好运,格拉利什说他带着沉重的心离开维拉的时候,我相信他了。作为20多岁的英格兰国家队成员,没人会对他加入英超冠军、向有史以来最好主帅之一学习并在欧冠挑战自己的决定不满。他的回报是什么?当他穿着曼城球衣回来时,他受到维拉球迷的嘘声。这令人感到震惊以及难以理解。

格拉利什还在青年队时,英超前四的球队都对他进行了考察,并想给他提供一份报价。几年后,格拉利什依然对维拉保持着忠心,维拉降至英冠时其他人会立刻转会,但他留下来了,并帮助球队回到了英超。他以1亿英镑的价格转会,他承担了风险,这对他和维拉都是有利的。他确信自己转回后,维拉会收到一笔难以置信的费用,用于球队投资。他唯一能激励俱乐部为他付出这么多的方法就是一直保持最高水平的表现。这意味着,尽管维拉很不情愿失去他们最好的球员,但得到的补偿是巨大的。

直到周三晚上,我一直认为维拉球迷理解并尊重这一点。三天过去了,我仍然很难相信格拉利什得到了这样待遇。这会带来可悲的后果。在夏天的时候,我在专栏里希望凯恩不要以强行转会曼城的方式来搞砸自己和热刺球迷的关系,我当时写道:“作为一名当地的球员,你必须表现得与众不同,你被要求达到更高的标准。”

如果格拉利什的例子是新常态,那是我错了。如果球迷不希望你走,那你无论以什么方式离开都无关紧要了。你会受到球迷的责骂。我担心的是,这一代球员会认识到这一点,并因此采取行动。下一个进入维拉青训的年轻人,如果他足够优秀,那他可以为前四的俱乐部效力,他可能会认为忠诚是没有好处的。他们可能认为,无论26岁还是21岁离开,他们都会受到责怪,因此,如果达成正确的交易,他们最好尽早提出转会申请。如果无论他们做出什么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谁又能责怪他们呢?

维拉球迷或许感觉被孤立了,但格拉利什的事情是近期最严重的。奇尔维尔最近重回莱斯特城时遭到可嘘声,但你可以说他在王权球场待的时间不够长,无法建立长久的关系。如果球员被认为把球队当成垫脚石,他们知道故地重游时,他们不会被爱的。不可避免地,有人指责我的前东家利物浦的球迷嘲笑他们曾经崇拜的人。欧文、托雷斯、苏亚雷斯和斯特林都受到了利物浦球迷的嘘声。当然,我认为每种情况都不同。

托雷斯和斯特林是因为他们直接转会至直接竞争对手,所以他们的转会是有争议的。斯特林曾在客战阿森纳的争四关键战前一天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对转会阿森纳感兴趣。苏亚雷斯则是因为2019年欧冠首回合的行为,他到现在都没有被原谅。在我看来,欧文在2005年以纽卡球员的身份回归时被错误地对待,球迷错误地认为他提早一年就策划转会皇马,导致俱乐部收到的转会费不高。这比那更复杂。不管怎样,无论你是否同意群众的反应,都是有原因的。

所有这些情况的共同点是,球迷只有在认为球员是因俱乐部方面而离开的,他们才会去欢迎前球员回来。当球员违背俱乐部和球迷的普遍意愿强行转会时,这就已经造成了损害,就像托雷斯、斯特林和苏亚雷斯所做的。当球迷们高兴地看到球员们离开,或者当他们在某俱乐部的时光结束时,至少是矛盾的时候,他们的回归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作为一名球员,当安菲尔德的一些普通球员受到英雄般的欢迎时,我曾多次困惑地摇头。欧文为利物浦攻入了100多球,经常一己之力帮助球队取胜(包括2001年足总杯决赛),他怎么能被视为穿着纽卡球衣的球员,而那些在利物浦低谷时踢球的球员却被视为传奇?

每一家俱乐部都会有自己的故事,关于他们张开双臂欢迎回来的球员,以及他们认为有必要嘲弄的球员,通常会有某种解释。无论理由是什么,都很难想象会像格拉利什那样令人费解。格拉利什此前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我被邀请观看10月份对西汉姆的比赛,但我并不确定我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所以我没有去。”

现在他知道了。我希望时间会痊愈,未来会有所不同。如果一位本地球员与他所代表的球队保持良好关系的唯一方法,是将他们全部职业生涯奉献给俱乐部的话,那么职业足球中的关系将会比过去更加破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